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镇妖博物馆 > 第八百八十四章 相约

第八百八十四章 相约

    第八百八十四章 相约 (第1/3页)

    玉虚宫

    嗯,这似乎在渊那里听说过。

    似乎是他在人间符篆天庭里面领受的位置,还有倏忽两位古代大帝的事情珏若有所思,这究竟是真的渊,还是说只是大荒也同样存在有具备玉虚之名的强者。

    不,不可能是后者。

    清冷少女随意想着。

    大荒昆仑,诸界山海,一一切神灵名号,皆在她心中所载。

    昆仑西皇亲自教导千年时间,力量无法造就,这些杂学知道的很多。{  1

    也就是,渊?

    不能暴露出问题,否则的话,可能会被察觉到。

    清冷少女保持着面瘫淡漠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副忠心可靠,为求财富而来的归墟行走的模样。

    把玉符收起来。

    归墟之主心满意足,递过去一枚令牌,缓声道:“这是你的行走御令,上一个任务颇为不错,算是正式行走了,若是此番能够拿得到玉虚的跟脚,法门,战斗风格,大道方向,便是最好。"[  1

    少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摸索着玉符,想了想,道:“可以。”声音微顿:“但是,得加钱。"(  2

    人间界龙虎山。

    扭曲的因果将周围的一切毁灭,女魃的瞳孔收缩,心中骇然,发丝的尾端隐隐沾染了些许足以焚尽魂魄的烈焰,眼前只是泄露出的些许气机,就造成了这样恐怖的画面。

    不是剑气毁灭,不是力量摧毁。

    而是因为因果的混乱,万物承受不住因果叠加闭环的分量自行崩解。1

    这力量

    道人闭了闭眼。

    背后那双瞳幽深,映照岁月和因果,一只手托着玉珠,-只手握着长剑的幻象消失,周围的因果随心而动,重新连接,崩解湮灭的万物自齑粉当中归来,以因果倒流之法,演化出了仿佛岁月长河就此凝固而后向后逆流的异象。

    于是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石桌,座椅,旁边的花草,以及道人手中那一杯还散发出袅袅雾气的热茶,清亮的茶汤上也不过是泛起了些微的涟漪,还能在窗外听闻鸟雀清脆的声音,一如寻常的午后。

    连刚刚被因果波及,血肉消解的鸟雀都复苏了

    女魃怔怔看着前面的道人。

    白发道人放下杯盏,伸出手指,那只鸟雀仿佛完全不知道先前经历的事情,只是落在他手指上,鸟雀只当他是一截草木,啄着道人鬓角白发,道人抬眸,嗓音温和道只是生死因果极端清晰的情况下,逆转因果,可以做到类似于生死逆转的事情,其实限制颇多。”

    伸手一送,鸟雀入空:“之前心绪嘈杂了下,我根基和境界都不够稳定,偶尔会有些收放不够自如的情况,勿怪。

    女魃沉默了下,道:“你现在  ."

    道人想了想,回答:“只是稍有突破而已。"  1

    “珏的情况  ."

    女魃揉了揉眉心,道:  独气压过清气的话,初步表现也只是会出现如同我当年那样的力量外泄,控制不住的爆发;再继续下去的话,则是会出现其余的种种变化

    “直至最后,化作浊气-世的灵。’

    卫渊手中握着玉簪,道:“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珏不会有事。[言出法随]

    除了不能搞钱以外,用起来还是很方便的。

    这一项手段,也就只是在捡钱上不管用。

    “我的神话权能虽然不擅长杀伐,但是在其余方面还是很有用的。"[  1

    道人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女魃挑了挑眉锋,回忆刚刚那万物因果颠倒崩解的画面,没有多说什么,对于‘不擅杀伐这个自我评价持保留态度,喝了口茶,道:“大概就是这样,是为了将这玉簪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还有——件事情想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曾经在昆仑用昆仑镜看到了你和珏的过去,至少是一部分过去,春秋之时你跟着夫子,三国的时候又历经乱世,这些都不提了,我只是有些好奇,为什么,你在秦国的时候,军爵极高,却又终身不娶?”

    “而且,你那个时候似乎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